首頁 > 公益 > 志愿者 > 正文

志愿服務新棋局
2016-05-30 14:00:39   來源:中國文明網   評論:0 點擊: 特大

  【前沿關注】

  賣完蘋果,鄭彥林一直懸著的心終于“落地”了。

  在陜西省禮泉縣鄭家村,村民們大都以種植蘋果為生。這兩年蘋果大豐收,銷路卻成了問題。一直到今年4月初,鄭彥林家里還有1萬多斤蘋果沒有賣出去,60多歲的他始終愁眉不展。

  看到禮泉蘋果滯銷的新聞,西安郵電大學的十幾名研究生志愿者自發來到了鄭家村。他們成立“愛心青年幫”微店,不到半個月時間,就幫助村民們賣掉了960多箱蘋果。自家的蘋果被搶購一空,鄭彥林的眉頭終于舒展開來。

  “五一”勞動節前,“愛心青年幫”又聯合陜西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發起了“愛心蘋果送給環衛工人”公益活動,通過網絡眾籌的方式,既幫助果農賣出了蘋果,又給環衛工人送上了一份獨特的節日禮物。

  在我國發展了30多年的現代志愿服務,正迎來關鍵時刻:5月6日,社會各界期盼多年的《志愿服務條例(征求意見稿)》開始公開征求意見;5月2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24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支持和發展志愿服務組織的意見》。

  “《意見》的審議通過,是我國志愿服務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重大事件。這標志著志愿服務已經上升到了國家戰略高度,面臨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魏娜興奮地表示。

  全社會的共同行動

  在中國青年志愿者協會副會長、廣東青年職業學院教授譚建光的記憶中,當代中國的志愿服務,是在繼承“學雷鋒、做好事”精神和中華民族鄰里互助傳統、借鑒國外現代志愿文化的基礎上,從20世紀80年代發展起來的。

  1983年,北京大柵欄地區率先發起“綜合包戶”志愿服務;1987年,廣州誕生了全國第一條志愿者服務熱線電話;1989年,天津和平區朝陽里居委會成立了第一個社區志愿者協會;1990年,深圳誕生了全國第一個正式注冊的“義務工作者聯合會”。這數個“第一”,標志著現代志愿服務在我國全面啟航。

  民政部統計顯示,截至2014年,我國有社區志愿服務組織10.9萬個,1095.9萬人次在社會服務領域提供了2711.1萬小時的志愿服務。服務對象從老年人、殘疾人、優撫對象等弱勢群體逐步擴展到全體社區居民,服務領域也從社會救助延伸到再就業服務、衛生和計劃生育、社區治安、文化教育、便民利民等方面。而根據中國志愿服務聯合會的數據,截至2015年底,我國已實現31個省區市志愿服務組織全覆蓋,志愿者人數已超過1億人。志愿服務在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提供公共服務、創新社會治理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

  “志愿服務已經從最初以青年志愿者為主體,發展為全社會共同參與的行動。”上海師范大學慈善與志愿服務研究中心教授張祖平表示。

  星光志愿者協會樣本

  2007年5月,當時還在中國人民大學讀研究生的謝海山發起建立了星光志愿者協會。

  “那時候校內志愿服務項目可選性不多,很難滿足大學生參與志愿服務的熱情,我于是萌生了建立社會化團隊的愿望。”作為協會會長,謝海山如此描述自己的初衷。

  2008年汶川地震災后志愿服務、北京奧運會志愿服務的蓬勃發展,激發了公民參與志愿服務的熱潮,這一年也被稱為“中國公民志愿服務元年”。

  北京奧運會期間,星光志愿者協會參與了大量服務項目,志愿者人數從幾十人迅速發展到幾百人。然而,由于日常培訓不足,加上內部文化建設跟不上,奧運會后,星光志愿者協會服務項目和志愿者人數銳減。當時的謝海山面臨一個抉擇:是繼續把協會辦下去,還是就此關門大吉?經過一番掙扎,謝海山決心頂著壓力干下去。

  幾經波折,星光志愿者協會走上了規范化發展之路,不僅從北京擴展到全國多個地區,而且在華盛頓、東京、首爾等地建立了中國留學生志愿者工作站,目前志愿者人數超過20萬人。從最初志愿者“出錢又出力”,到現在由政府購買公共服務,協會已經擁有穩定的資金來源。

  星光志愿者協會的曲折經歷是我國志愿服務組織發展的一個縮影。不少志愿服務組織都面臨各種難題。

  魏娜認為,我國志愿服務組織在專業服務、內部治理、資源整合、項目管理等方面的能力普遍不高,由于經費和資源限制,很多“草根”組織的發展受到制約。

  張祖平指出,我國志愿服務存在結構失衡的問題,一方面志愿服務仍以政府組織引導方式為主,民間志愿服務組織發展相對緩慢,尚未發揮主體作用;另一方面區域發展也很不平衡,志愿服務大部分集中在城市,農村地區志愿者和志愿服務數量相當有限。

  譚建光則表示,當前志愿服務處于“多頭管理、交叉重疊”的局面。文明辦、民政部門和共青團這“三駕馬車”的關系如何協調,是志愿服務管理中亟待理清的問題。對這些問題,必須通過深化改革來解決。

  國家立法空白將被填補

  5月20日召開的中央深改組第24次會議指出,支持和發展志愿服務組織,要堅持以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社會服務需求為出發點,以能力建設為基礎,以建立健全政策制度、完善體制機制、增強法律保障為重點,積極扶持發展志愿服務組織,形成布局合理、管理規范、服務完善、充滿活力的志愿服務組織體系。要把志愿服務組織的工作重點放在扶貧、濟困、扶老、救孤、恤病、助殘、救災、助醫、助學方面。這些權威表述發出的清晰信號,為志愿服務未來的發展指明了方向。

  1999年,我國第一部有關志愿服務的地方立法——《廣東省青年志愿服務條例》誕生。據統計,迄今已有20個省區和20個擁有地方立法權的地級市制定了志愿服務地方性法規。

  “國家層面的立法已經醞釀多年,《志愿服務條例(征求意見稿)》可謂‘千呼萬喚始出來’。”張祖平表示,“雖然還在征求意見,但這是一個積極的舉措。這個條例將彌補我們這個文明大國在志愿服務方面的立法空白。”

  張祖平進一步指出,《志愿服務條例(征求意見稿)》的亮點是對志愿服務組織的行為作了規范,并鼓勵社會各方面對志愿服務提供支持,不足之處,一是志愿服務的概念界定尚不準確,二是未能結合實際情況明確統一的行政管理體制,三是對志愿服務的使用主體、使用條件、使用領域、監督管理等規定得不夠充分,需要進一步完善。

  “志愿服務要滿足社會需求、完成《意見》賦予的使命,核心議題就是提高志愿服務組織的服務能力。”魏娜認為,這就要求完善制度,加強針對骨干志愿者、志愿服務領軍人物和志愿服務組織管理者的培養和人才儲備。

  魏娜同時建議,完善志愿服務工作協調機制,發揮志愿服務聯合會的聯系紐帶、行業龍頭和管理服務平臺作用,協調政府與志愿服務組織之間的關系,整合志愿力量、統一志愿標準、服務組織發展,將志愿服務元素匯聚起來,為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讓全體人民共享發展成果貢獻力量。(記者 靳昊)

相關熱詞搜索:棋局 志愿者

上一篇:長沙社區志愿者與自閉癥兒童過“六一”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福彩36选7